配方

蒋一甫的白粥鸡尾酒

传统中式早餐变身鸡尾酒。

喜喜小馆是一家上海1920年代风格的概念性中餐馆,Happy Endings是小馆里酒吧的名字。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长久以来都代表着“东方遇上西方”的文化,我们希望可以体现出这一点。最近流行把亚洲原料融汇进经典鸡尾酒,在美国我看到很多人这样做。我想在中国也试一试,但是酒的平衡很重要。经典鸡尾酒出现在这个地球上已经有200年了。你必须要尊重它的历史和文化。你也要了解它的原料,知道为什么要用它们来做这杯酒。同时你也要向人们展示你是紧贴最新潮流的,能够恰到好处地把这两个元素结合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虽然是一家中餐馆,但食物和酒饮并不全是本土范的。如果太传统,我担心它无法吸引我们的大部分客人。我们的目标是做出人人都喜爱的酒饮。

白粥是我为酒吧创作的鸡尾酒之一。白粥是中国人在早上常吃的传统食物,一般用米加大量清水熬煮而成。如果你不加盐,煮粥的水会变得粘稠,含有大量淀粉并有点甜。所以我想到可以把它做成一款鸡尾酒。我开始加的是清酒,因为它是用发酵大米酿成的,但是清酒的酒精度太低了,所以我又加了一些伏特加,因为它是无味的,又能给鸡尾酒增添烈度。我还用了杏仁糖浆来增甜,最后再点上一滴南乳汁。这种南乳汁一般是用来做红烧肉和醉虾的,我也正是在吃醉虾的时候获得这个灵感的。当时我想:“它怎么才能用来调酒呢?”我妻子说:“你疯了吗?”我给这款鸡尾酒配上了酱瓜,因为早上喝粥的时候总是会吃点酱瓜。酱瓜的酸味平衡了酒的甜味。这几样原料在我的脑子里储存了一年多,现在我终于把它们结合在一起了。令人惊喜的是,效果不错。

白粥

45ml 清酒
40ml 伏特加
40ml 米汤
20ml 杏仁糖浆
1滴 南乳汁

将除了南乳汁之外的所有原料一起加冰搅拌,倒入饭碗。加一滴南乳汁,以酱瓜装饰。


 

蒋一甫曾是喜喜小馆 / Happy Endings的调酒师。喜喜小馆五原路店已停业,不久之后或将另行择址开张。

本文刊登在第44期《饮迷》杂志。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