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酒吧

全球最雄心勃勃的金酒吧在新加坡横空出世

Atlas 不仅拥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金酒收藏,而且各个方面都堪称世界一流水准,刚一开业立马成为全球瞩目的酒吧新星。Natasha Hong撰文。

“你知道,那天我们喝完酒,竖起围墙,把家具搬空,我在里面转了一圈,心想,‘我的天,我这是在干嘛?’” 后来他们开始砸大理石,我想,‘这可是我 祖父的大理石!’ 黄氏家族第三代成员 和家族企业侨福开发现任总经理黄诗涵回忆说。那一天,工人们在她祖父黄周旋建造的侨福广场里挥舞着大锤砸向漂亮的大堂。

很多年来,这座恢宏的建筑孤零零地矗立着俯视武吉士一带,当地人称它为“哥谭市大厦”。装饰艺术复兴风格的后现代外墙、爱因斯坦和柏拉图塑像、镀金大门和光滑大理石——在所有人看来,它们背后发生了什么只有大厦本身和蝙蝠侠知道。但是,如此高不可攀并不是它的初衷。

黄诗涵

侨福广场是已故房产大亨黄周旋在七十多岁时倾注心血打造的,他一辈子从事房地产,留下众多经典作品,包括香港最大的住宅项目—— 阳明山庄。“他说,‘我要做一件事情,一定要做到极致。’”黄诗涵解释说。由于地皮不在CBD商圈所以没那么贵,但省下的钱都花在装潢上了,每一细节都力求完美,设计参照Irwin S Chanin于1929年在纽约建造的装饰艺术风格大厦。气派的大堂迎接着租用广场的大使馆和公司的员工,上方主楼结构巧妙,未使用内部立柱。

黄周旋在侨福广场落成后不久的2004 年去世。他的儿子们——包括黄诗涵的父亲黄伟华——一直忙于集团在台北、北京和香港的其他项目,直到2013年黄诗涵搬到新加坡后才开始更多地思考祖父的这栋建筑一直以来给这座城市的印象。

“那时我关注的都是非常枯燥的事情,比如更换空调和必要的更新。但我经常会在里面坐下来思考——我喜欢这里。我一直都很喜欢——虽然它很漂亮,但人们对它敬而远之,”她若有所思地说,“硬件有了, 但是缺少软件。”以前大堂里开了一家 Divine Wine Bar:即便有穿着芭蕾短裙的葡萄酒仙女“飞起来”从三层楼高的酒柜里取葡萄酒,但它自2002年开业以来从未变过,超高的天花板让人感觉愈发空旷。“我觉得这不符合我们家族的形象。我想这并不是我祖父想要看到的。” 她说。

不过她在行动之前必须先说服家人。“我的家人对它感情很深,”黄诗涵解释道,“他们四兄弟意见不一,过了很久才有一点进展。”为她扫清障碍的是伯父黄建华,他是一位知名艺术赞助人,黄氏家族令人叹为观止的年份威士忌、葡萄酒和雪茄藏品正是他一手收集的。“他是这样说的,‘你想做这个?好,没问题。要是谁有异议,你让他来找我。’”

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非法运给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运载它的船只在芬兰湾海域被一艘德国U型潜水艇击沉

酒吧顾问普福烈酒有限公司(Proof & Company)的总裁Paul Gabie提出了两种方案,一是改进Divine的概念、主题和员工培训,二是打造一个全新的大堂酒吧。黄诗涵说:“最终我们下决心放手一搏,因为要是只做点表面文章,你不会吸引到人们的关注。”于是他们就动手了。

普福烈酒创意总监Jason Williams把Atlas称作集团“迄今为止接手的最深入细致的创意项目”,目标也着实不小——打造全世界最有抱负的金酒吧。 他们从咆哮的二十年代欧洲流行的经典奢华大堂酒吧中吸取灵感,从建设到招聘和采购全球品类最丰富的金酒都由普福烈酒全权负责。他们绝非只在公关宣传上夸夸其谈:同时也是酒吧“金酒大师”的 Williams和Gabie与金酒研究家Jonathan Teo一起设定了入选标准,邀请金酒品牌免费寄送样品以确定是否符合他们的期望。

侨福广场 / Atlas的镀金金酒塔

即便标准严苛(如必须为40度、必须蒸馏、酿造过程有一定透明度),团队还是成功搜集到了超过800款产品,摆满了15米高的镀金金酒塔(原来是Divine的葡萄酒柜)。不同种类分层摆放,珍稀酒款摆在最上层,只在特殊情况下拿出来;第二层仅限每位客人每晚点一次——被叫做 限量金酒。

此外还有240个供客人自由点用的品牌,可以调成定制版金酒鸡尾酒,最大程度地体现每个品牌的特质。普福烈酒还购入了绝版及年份哥顿、必富达和布兹金酒,以及1930年代和1940年代的意大利甜味美思和法国干味美思,因此资深鸡尾酒客可以点用佛罗伦萨内格罗尼或者1930年代装饰艺术马提尼,领略那个年代的地道风味。

他们还从黄氏家族巨大的私人葡萄酒窖中搜罗了各种佳酿,运到正好位于金酒柜背后的玫瑰金香槟室。开业那天,家族侍酒师Jack Cheung精心挑选了高达250 种香槟,囊括了香槟区全部17个特级园的80个品牌,其中六到八款提供杯售。他们还展出了一件绝世藏品:它单独锁在展柜里,是黄周旋生前的最爱之一——一 瓶1907年的 Heidsieck & Co Monopole “Gout American”,它在海底一艘沉船的残骸内沉睡了82年后被打捞了上来。这瓶酒是第一次 世界大战期间非法运给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运载它的船只在芬兰湾海域被一艘德国U型潜水艇击沉,直 到1998年才被发现。

Heidsieck & Co Monopole “Gout American”

“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将家族藏品展示给大家——我们以前都低调地把它们放在香港,”黄诗涵解释说,“这十分契合我们家族乐于分享的理念。我们是这些艺术品和酒的主人,但所有人都可以享用。”Atlas的葡萄酒单由驻店侍酒师Mason Ng主理,他曾任职于在葡萄领域实力雄厚的Les Amis Group,积累了丰富经验。

实际上,这家细节极尽考究的酒吧最大的致胜法宝或许是它的员工,他们让这一项目的宏大框架变得充实起来。为了追求一种全方位的体验,他们聘请了出生于热那亚、曾担任新加坡Spa Esprit 集团主厨的Daniele Sperindio。 他们还从伦敦酒吧Artesian挖来了Roman Foltan 和Carla Davina Soares,负责楼面管理——前者是首席调酒师,后者是餐厅领班。 就在Artesian第四次占据全球最佳50家酒吧榜单首位之后的第二 天,这对拍档和团队其他成员一起递交了辞呈,并在2016年搬到新加坡,接手这个从头开始打造的概念。“我加入Artesian的时候, 它已经开业了。对我和Carla来说, 这个项目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参与进 来。”Foltan说。与此同时,Soares 用她令人无法抗拒、实打实的服务模 式为酒吧定下了基调。

Roman Foltan

有了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鸡尾酒吧缔造者参与,侨福广场大堂这个潜力无限的项目显然成为了2017年亚洲最有分量的酒吧新星。“我真心觉得这个项目不仅属于我,也属于普福烈酒。没有他们的参与,我们就无 法完成它,”黄诗涵说,“我们家族每一个人都对这里有着深厚的感情, 这家金酒吧非常忠实地保留了原来的精髓,但又有所提升。如果我祖父还活着的话,他会觉得——嗯,差不多是这么回事。”


Atlas Bar,新加坡桥北路600号侨福广场,+65 6396 4466,atlasbar.sg。

这篇文章摘自《饮迷》亚洲版第5期和中国版第47期。如想进一步了解Atlas Bar的高水准服务、收藏的珍稀金酒和无可挑剔的完美细节,请点击这里订阅《饮迷》。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