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

茶中乾坤

驰骋餐饮江湖二十余年的王伟勋希望为台湾年轻调酒师开辟一条未来之路——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小小的茶叶上。Seamus Harris撰文。

王伟勋是台湾餐饮业的老前辈了,他刚入行时很多年轻调酒师甚至还没有出生,而16岁就开始在餐厅工作的他早已打下一片江山。2001年,王伟勋与合伙人兼名厨Sam Shin在主业之余创办了咨询公司Indulge Life Hospitality Group,多年来一直稳步发展,业务几乎涵盖了餐饮业可以想象到的方方面面,包括自营酒吧、管理咨询、平面设计、室内设计及施工和葡萄酒烈酒进口,甚至还有园艺——调制鸡尾酒必需的植物原料可不会自己长出来。

Indulge Experimental Bistro践行了王伟勋本人有关美食和鸡尾酒的众多哲学理念,这是他2009年回到台湾后创立的,此前他曾作为Podolski品牌大使在欧洲和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临街的门外开辟了一个小药草园,专为酒吧和厨房供应原料,店主的用心可见一斑,而这家宽敞的双层餐吧内部更是处处可见巧妙心思。一楼偏北欧风,色调淡雅,空间敞亮,供应以台湾为灵感的融合美食,搭配葡萄酒和白色烈酒——尤其是金酒。餐厅为食客绘制了一幅名副其实的台湾美食地图——菜单被设计成地图——岛内四大地区的新鲜特色食材一目了然。更私密的地下一层堪称冒险家的乐园,有大量棕色烈酒和木桶陈酿鸡尾酒等待你的探索,你在这里点的酒可能是盛在精美的龙形潘趣碗里端上来的。

按说王伟勋手头的事情都忙不完,但现在他的心思放在未来。他想要给后世留下点什么,但不是那些满足虚荣心的项目。相反,他希望台湾的重量级调酒师可以联手为下一代创造一个好环境。太多年轻人选择了走 “轻松”的路:去中国大陆、新加坡或其他地方寻找机遇。他对此有一肚子话:“年轻人留在台湾不容易,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却并不总能得到回报。但实际上台湾资源非常丰富,生活成本也很合理。台湾人觉得自己竞争不过其他国家,但其实我们只需要找到自己的特色并加以推广。”

王伟勋坐下来喝起了咖啡,但谈的话题却是茶。确切说是茶、鸡尾酒和台湾调酒师:“人们都说茶源自中国,但地道的好茶在台湾。这个全世界都知道。但政府对本土茶叶支持不够。要打开局面,像我这样的生意人需要更积极地参与。我们要自己找机会推广台湾茶。或者跟国外合作,或者在这里开一家茶主题酒吧,或者把台湾茶卖到其他国家。”所以,王伟勋接下来要开一家名叫Brew and Still的“茶酒馆”也就毫不奇怪了。这个构思是双重概念,每家店都设有茶馆和专供茶鸡尾酒的酒吧。王伟勋从一开始就目标宏大,他打算在鸡尾酒文化蓬勃发展的全球各大城市寻找加盟商。首家Brew and Still将开在台北的庄敬路,未来计划在釜山和深圳增开新店。

“年轻人留在台湾不容易,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却并不总能得到回报。”

不过他的思维并未局限在开加盟连锁茶酒馆上。他说自己也在试验茶味美思和茶利口酒,还在为百加得集团旗下一款茶叶干邑利口酒提供咨询。只要涉及到茶叶和调酒,他似乎要么已经尝试过了,要么列为了下一个探索目标。谈到台湾茶进军鸡尾酒界计划的他兴奋不已:“我们想要邀请全球各地的调酒师来台湾参观,待上几天,体验制茶工艺和茶鸡尾酒。”哪怕是台北周边的山村里也可以见到茶园,新北市(环绕台北、甜甜圈形状的市级行政区)政府也支持发展茶产业。游客要是去更远一点的中部地区或许能看到王伟勋自己的茶园。他的茶农合伙人种茶不用农药,茶叶遭虫咬后形状不规整,但沏出来的茶带着甜味,风味独特。这种名贵的“虫咬茶”收成难以预估。要是山上农场喷洒的农药飘下来,虫子就不会到茶园来。王伟勋提醒说:“没有所谓的百分百有机产品。”不过茶园临近的农场对农药使用也控制得越来越严格。

“我想茶可以成为我最重要的事业,”他说,“茶就像是葡萄酒和威士忌。它深受地理位置和天气影响。就像法国人说葡萄酒来自法国,苏格兰人说单一麦芽威士忌来自苏格兰,我们要自豪地说这是来自台湾的茶,我们是台湾人。”


Indulge Experimental Bistro,台北复兴南路一段219巷11号,
+886 2 2773 0080,fb.com/indulgebistrotaipei

本文刊登于《饮迷》第48期。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