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王皓宇:我有一颗冠军心

深圳Ciao Amici酒吧经理还没有拿过全国冠军,但他会为了这个目标一直努力。Rachel He撰文。

我是个90后的处女座。2012年进入这一行的原因很现实,当时在北京的一家餐吧有份吧台学徒的机会,我毅然决定从四川过去了,刚进入吧台工作,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工作琐事也很多,前半年都是在洗杯子、榨果汁、备物料等等。后来通过培训开始真正接触到烈酒相关的知识,我才真正被吸引,开始喜欢这一行。之后,我也去会所里的葡萄酒吧做过主管。

在北京呆了四年之后,我因为某些原因来了深圳。这跟天气有分不开的关系,我没开玩笑——我比较喜欢炎热的地方,北京的话冬天太冷了。刚来深圳的时候,这座城市只有六七家鸡尾酒吧,酒吧行业还刚刚起步。现在保守估计都有五十多家了,发展特别快。

我觉得深圳这个市场发展潜力很大,我们也都愿意留在这边。北上资讯超前,但竞争太大了,深圳相比而言好一些。目前深圳的客人对鸡尾酒的概念是能接受的,只是理解上稍微有点误差:他们还是会想要最烈的或定制鸡尾酒。这里本土调酒师较少,基本都是上海、北京等外来的。一两年之后,我觉得深圳市场会大变样。

我在Ciao Amici成立之初就加入了这个团队,余天音是我这一路走来的导师。他在我职业道路上给我了很多帮助提示,让我知道要如何走下去。他不仅从调酒知识和技巧的层面,更在酒吧的经营管理上对我进行指导,最重要的是教会员工享受工作,从中获得幸福感。他的专注的支持很有启发性。

“比赛最大的收获是真正了解到自己的缺陷,不光是做酒,更考验了调酒师的综合能力”

然而,对一些调酒师来说,来自家庭的支持有时会很难得,我的家人一开始也不例外。他们比较传统,不太赞同我做调酒师,对这行也有点偏见。他们觉得年轻人在外面闯两年,学学东西和社会经验,然后回到老家,找份稳定的工作,是他们心目中我的理想状态。2015年,他们的这种想法终于开始转变了:我的进步和成长越来越明显。后来因为参加一些比赛,我会和他们分享比赛见闻,再加上收入可观了,他们理解到原来这个行业也是很锻炼人、是有发展空间的。

直接反对父母的意见,其实并没有比踏踏实实做出成绩更有说服力。但他们还是会比较担心我的身体,做调酒师,不可避免要熬夜。我身体不算很好吧,健身也比较少,每周一两次的样子,有点低血糖。但我依旧热爱足球。在球场上奔跑时,什么都不用去想,可以尽情释放情绪,感觉很放松舒服。现在工作比较忙,熬夜也多,踢足球能帮我放空自己,缓解下压力。我喜欢看西甲皇家马德里的比赛,C罗是我最喜欢的球员,因为他在球场上很张扬,非常有魅力。

我读书时候其实特别调皮,经常打架,脾气也很冲,有点年轻气盛。现在我会说我是典型的处女座:关注细节、遇事沉稳,做事有条理。当我做酒时,我不太喜欢讲话,比较专注,但面对客人的时候,我也能和他们聊得很开心。

我今年参加了百加得传世鸡尾酒大赛和Absolut Invite, 但都止步于全国总决赛。对这个结果,我心里感觉很不好。比赛花了很多精力准备,朋友们对我的期望也很高;没得冠军,说不失落是假的。

对我来说,比赛最大的收获是真正了解到自己的缺陷,不光是做酒,更考验了调酒师的综合能力:数据分析、PPT制作、演讲展示,甚至包括规划整个推广过程。某种程度上说,比赛对调酒师来说是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行业内外的媒体曝光,强迫你去注意一些平时不太在意的一些细节。

我不能说是个特别好胜的人,但我还是想赢。在准备比赛时,我对自己要求很苛刻。如果你连拼搏的斗志都没有,那参加比赛的意义是什么呢?尽管我还没赢过什么大比赛,但在准备时,我还是冲着冠军去的;结果不管如何,我会以一个冠军的标准去衡量自己去努力。毕竟,调酒比赛里没有什么无冕之王,我想得冠军。

对未来,我比较想有一个独立的工作室, 研究产品,有自己独立创作的空间,可能也会贩售鞋子衣服之类的,因为自己平常爱穿,也可能会学习做甜品,做做跨界的东西。暂时来看,Ciao Amici依旧是我工作生活的重心,当然,还有明年的百加得传世鸡尾酒大赛。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