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中国有好酒:是时候吹一波本土精酿金酒了!

一起来认识一下为中国精酿事业而努力的金酒先锋们。舒宓撰文。

过去两年间,金酒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烈酒之一:根据英国税务海关总署和葡萄酒及烈酒贸易协会的数据,仅仅在2016年,英国就多了49家金酒厂,英国人花在金酒上的钱则高达4.61亿英镑,而在2009年,这一数字仅为1.26亿英镑。2017年,英国的金酒年销售额首次突破10亿英镑大关。

在全球其他许多国家,金酒早已也成为了市场pick的对象,而精酿金酒在其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因为消费者对烈酒的原产地和多元性越来越感兴趣。那么,中国的情形又是如何呢?我们和三个本土精酿金酒品牌的创始人聊了聊,发现其中大有门道。

巷贩小酒无疑是中国精酿金酒界的开路先锋。刚起步的时候,他们每批次的产量只有20瓶左右,而现在他们不仅在大本营上海打开了市场,还开始进军北京、深圳等多个城市。

“我们品牌的灵感源自上海的地下文化,我们想要展示这座城市表面下蕴藏的无限创意,” 联合创始人和销售及营销总监Ryan McLeod解释说,“我们完全没想到它能在上海引发如此巨大的反响,我们要感谢很多业内资深人士,他们从第一天起就一直支持我们的产品和品牌。要是没有他们,我们不可能成功。”

巷贩小酒用到了多种东方特色植物,包括佛手和花椒,这是一个有点冒险的做法。正如McLeod所说:“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它,而这也正是它的特别之处。”然而,这在当下也可以是一种优势,因为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追求前卫与个性。“最近,我们在努力扩大中国各地的市场,寻找那些喜欢我们独特风格的酒吧,发展更多能够理解我们品牌内涵的合作伙伴,” McLeod说,“今年我们会进一步扩大市场覆盖率,对此我们非常兴奋,接下来你会发现国内很多酒吧的鸡尾酒单上都有巷贩小酒的身影。”

“包括金酒在内的精酿烈酒在中国大有可为,重点是要找到我们的目标人群,向他们讲述我们的故事”

虽然金酒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复兴,但这一品类远远没有达到长期以来威士忌在中国享有的地位和人气,在McLeod看来,国内消费者对金酒的认识还有待提高。“巷贩小酒面临的下一个挑战是向不太熟悉金酒的消费者推广这种烈酒。我们相信包括金酒在内的精酿烈酒在中国大有可为,重点是要找到我们的目标人群,向他们讲述我们的故事。”

购买渠道:BottlesXO或发送邮件至info@peddlersgin.com。

说起内蒙古,你会想到什么?当然是令外地人闻风丧胆的高度白酒了!可是,一款全新的中国精酿金酒居然诞生在这里,是不是让你大呼想不到呢?这款金酒有一个霸气的名字——龙之血,产自位于内蒙古东南部的赤峰市,号称“中华第一龙”的红山碧玉龙就是50年前在这里出土的。

创始人兼酿酒师Daniel Brooker是一位有着17年从业经验的大厨,目前担任广州圣丰索菲特大酒店的行政主厨,不过,这个新西兰人对金酒有着特殊情结:他小时候就经常给祖母做金汤力,一直梦想着酿造自己的金酒。如今,他的愿望终于在中国实现了。

“这家酒厂是我和妻子从无到有建起来的,”他说,“在中国,关于酿酒的法律法规非常严格,所以想要拿到生产许可证实在太难了,但这中间的辛苦是值得的。我们两人都学到了很多。” 他跑遍了全中国的家族农场,给自己的秘密配方寻找水果、药草和香料, 包括云南手摘金色玫瑰花蕾和内蒙古雪山野椒。此外,他还在酒厂周边栽种了一部分植物原料,所以“夏天在户外工作令人心旷神怡”。

龙之血的植物原料一部分蒸馏,一部分采用冷复合法。因为加入了秘密原料,它的酒液呈独特的血红色,用它来调酒可以营造出强烈的视觉效果,甚至最简单的金汤力也不例外。它的蜡封瓶盖设计也很独特,摆在酒架上一眼就能把客人惊艳到。“从酿造到酒瓶和酒标,龙之血是一个非常注重设计和风格的品牌。” Brooker解释说。

酒厂目前共推出了两款产品——药草风味浓郁、层次丰富的龙之血金酒和口感偏甜、充满森林气息的金龙金酒。据Brooker透露,还有两款新品正在筹备上市。“我们已经推出的这两款金酒都很百搭,纯饮、加冰、加汤力水或调酒都可以,甚至有客人喜欢加樱桃可乐或雪碧一起喝,”他说,“要我说的话,你怎么喝都行。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来决定喝法。”

购买渠道:目前一切都由Brooker本人亲力亲为(电邮:dragonsblood@qq.com /微信号:Danielbrooker)。

如果有经销商对代理龙之血感兴趣,可以随时联系他。

英国的精酿金酒从业者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居然激发了一个精酿金酒品牌在中国的诞生,不过这真真切切发生了。红潘格林联合创始人Helena Kidacka看到故乡伦敦刮起的金酒风潮大为心动,回到上海后决定打造一个自己的金酒品牌。

“我一直都是个金酒迷。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去酒吧都会点杰瑞水手朗姆可乐,只有我总是点亨利爵士金汤力。2010年代的最初几年,金汤力在人们眼里还是‘老年人’喝的鸡尾酒,”她笑着说,“然后在2017年初,我回了一趟英国,发现突然间金酒再次变得酷了起来。”

“中国有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和异域风味,所以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各种原料,营造出你想要的风味特质”

她把这个发现告诉了David Munoz——来自拉丁美洲的他在上海做进口特其拉和朗姆酒生意已经有四年了。通过他的人脉,两人在长沙周边的一个小镇找到了一家酒厂。“当我们下决心要生产精酿金酒时,就已经打定主意选择长沙这座城市,原因有两个:一是我们都爱湘菜,二是长沙拥有中国最纯净的水源。” Kidacka解释道。

这家酒厂同意为两人小批量酿造金酒,前提杜松子要由他们自己提供。经过一番奔走,Kidacka和Munoz在山东找到了一家杜松子农场。不过,他们还是想要以湖南的植物原料为主,所以尝试了包括芫荽籽和各种辣椒在内的多种当地植物,最终找到了他们满意的风味。“中国有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和异域风味,所以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各种原料,营造出你想要的风味特质。”Kidacka说。

不过,在中国酿造金酒也有很多挑战。“到目前为止,我们遇到的最大难题是市场推广。在打广告和宣传自己的品牌方面,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其他国家的人截然不同,我们不得不雇了一名营销专家来帮助我们打开突破口,”她说,“一开始,人们听到是中国酿造的金酒会有一点怀疑,但只要喝上一口,他们的看法就会改变了。”

购买渠道:锡努河(021 5299 7308)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