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

陆遥和Austin Hu的新店:新热带,更带感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ext' in /www/html/cn.drinkmagazine.asia/cn.drinkmagazine.asia/wp-content/plugins/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php on line 2609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ext' in /www/html/cn.drinkmagazine.asia/cn.drinkmagazine.asia/wp-content/plugins/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php on line 2614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type' in /www/html/cn.drinkmagazine.asia/cn.drinkmagazine.asia/wp-content/plugins/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php on line 2615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ext' in /www/html/cn.drinkmagazine.asia/cn.drinkmagazine.asia/wp-content/plugins/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video-embed-thumbnail-generator.php on line 2621

在现代提基风情的天堂鸟,两位餐饮业传奇人物用令人流连的待客之道,为倦于城市生活的你提供一个逃离之所。Elysia Bagley撰文。

扑面而来的是笑脸,夏威夷花衬衫,斯卡音乐,又一件夏威夷花衬衫,菠萝,鸡尾酒伞……推开你的烦恼,你有活泼的夏威夷花衬衫。

对于内陆城市居民,这幅景象或许会让你联想起所有关于三亚海滩的那些梦幻般的宣传——“东方的夏威夷”呀,不是吗?然而,对于很多曾经勇敢地逃离北上广、南下追梦的人来说,刚刚登岛的那一刻,他们的阳光沙滩天堂梦就碎了一地:那个理想化的海岛并未能远离嘈杂——事实上,除了脚底下的沙子,一切都和早晚高峰时刻的地铁没什么区别。宣传这回事嘛,通常都有点言过其实。

然而在上海的混凝土丛林里,一家有点城市绿洲味道的新店带来了些新希望。

我们说的是主打海岛美食和热带美酒的天堂鸟酒吧——无论是店里穿梭往来的色彩斑澜的花衬衫,还是盛在用兰花装饰的椰子碗里的新鲜香蕉大吉利,又或是盘子里堆得高高的香脆菠萝鸡翅,都无疑能让你眼前一亮。这个让你能够从一线城市压力山大的日常生活中暂时逃离出来的地方,便是陆遥和Austin Hu致力为大家辟出的“市内桃源”。哪怕只有那么一两个小时,你也可以伴着朗姆酒香忘却烦恼,也挺不错。

那些熟悉中国和亚洲酒吧业版图的人,对这对调酒师加大厨的强强组合推出的第一个项目、连续四年名列亚洲50最佳酒吧排行榜的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一定都不陌生。以经典美式复古风格和周全体贴的传统待客之道为精髓,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将社区酒吧的概念引入了上海。在这里,客人们成为了朋友、亲近如一家人, 不被时尚潮流左右的经典美食和美酒中融入了经历得起时间考验的巧思。在开业近5年后,这对生意伙伴知道,是时候尝试点新鲜东西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两人想要尝试的概念可以列出一张长得见不着头的清单。但两人都非常明确的是,新的概念必须兼顾食物和酒饮,承袭经典却同时拥有极大的创新的空间。所以对他们来说,现代提基是一个不言而喻的选择,它既能契合当下市场的运作模式,同时也有很大发挥空间。所以也很显然,这家酒吧并不能简单粗暴地归入提基酒吧的分类——它更像是两人用他们的方式向提基情结致敬。

我们希望这里成为混凝土丛林中的小岛绿洲

“我们在使用“提基”这个词的时候非常小心,而且会一直强调“现代提基”的概念,”Austin解释说,“初衷是因为提基向来都是一个深受大家喜欢的主题,我们用它作为框架和参照,接着,用“陆遥x Austin”的独特方式来演绎。”

在他们眼中,提基文化个性鲜明,并且,作为一种人为创造的文化,有着相当大的改造余地。“我想现在就把话说在前面:我们不是纯粹提基主义者,”陆遥说,“我们的酒吧不会看起来像一个海盗主题乐园——这不是我们想做的事。”也是这个原因令他们不愿单独提出“提基”这个概念,而是坚持把现代和提基放在一起,从而避免先入为主的误解,这么说来,也许称这里为热带酒吧,是一个更合适的描述。

“顺便问一句,这世上真的有‘正宗提基’这回事吗?对于那些鸡尾酒达人来说,当人们谈起提基的时候,不过是一种从美国视角对波利尼西亚文化的理解,”他说。“实话说,今时今日,宣称任何一样东西是‘正宗’的,我都有所怀疑。我觉得,对于美食美酒,随时带进化而演变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你谈及‘正宗’之时,如果对究竟何为正宗都不了解,又如何能谈得上尊重文化和历史呢?”经历几番的内部讨论,并与其他朋友商议后,他和Austin得出结论:提基文化本身之所以令人着迷,在于它是一种倡导快乐的逃离主义。

对于美食美酒,顺应时代演变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提基的核心之一,便是逃离主义——我们希望天堂鸟是一个混凝土丛林里的海岛绿洲,”Austin说。“作为运营者,我们希望提供一些你没办法在家里做出来、在别处见不到的东西。当下在上海,这里还是挺独一无二的。这里没有绝对的经典或纯粹的提基,但也因为如此,一切变得超级有趣。”额外补充一下,这里的美食美酒你在家里可真弄不出来——天堂鸟为大家带来的体验,由两位业界传奇高手亲手打造。他们说的没错——这里的体验绝对能让你为之一振。

首先,是那些不拘一格的鸡尾酒,它们纯粹就是好喝,看似简单却充分体现了调酒师的奇思妙想。在酒吧经理Lucky Huang(此前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团队成员)的帮助下,陆遥的搞怪趣味在天堂鸟的酒单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虽然独树一帜,但所有的鸡尾酒都有着以下三个元素:烈酒(通常是朗姆酒,但也有例外)、某种形式的水果和某种形式的香料,此外,在这里,关键词是呈现形式。

“在我们定义基酒、定义水果和定义香料时,我们喜欢先考虑它们将以何种形式呈现,然后再慢慢调整,寻找它们的潜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收获了许多乐趣。”虽然东南亚风味在酒单菜单上占有主要位置,但他在举例时却提到了山楂,它并不是在提基风中能常见到的热带水果,但它风味鲜明。团队以此为起点,制成了一款山楂果酱用在一款招牌鸡尾酒中。此外还有自制的开心果杏仁糖浆,用在与酒吧同名的鸡尾酒里,那款酒由此摇身成为一款突破陈规的椰林飘香。总的来说,这里的每一款鸡尾酒都带有明显的提基风情,但却不拘于传统的提基概念。

我们不是纯粹提基主义者,我们的酒吧不会看起来像一个海盗主题乐园

在Austin的厨房里,波利尼西亚和环太平洋岛国的饮食文化得到了精彩的演绎。协助他一起打造菜单的,是享誉沪上的大厨Anna Bautista和Sean Jorgensen,这绝对构成了个明星团队。对Austin来说,风味浓烈的鸡尾酒需要搭配风味浓烈的食物,并且,有点儿不修边幅、相对接地气,关键是美味绝不打折扣。从炸午餐肉汉堡(午餐肉是夏威夷人的挚爱),到摩登日式照烧和Austin口中的“生鱼饭”(不那么中规中矩的poké波奇饭),这里的食物也很适合分享,而且全天供应。此外,不久之后店里还会有现代海岛早餐,以及软冰激凌。

尽管天堂鸟是一家个性鲜明、标新立异的现代提基酒吧,但陆遥和Austin也希望大家仍能意识到它同时也是一家社区酒吧,宾至如归的待客之道仍旧至关重要。毕竟,两人都拥有地道的餐饮服务业的从业经历。“我们不会让客人觉得他们进门时得穿着椰子胸罩、跳着草裙舞,”Austin说,“我们信奉的服务精神,从来都是适度得体,在哪儿都是一样——只不过在天堂鸟,这种服务精神是通过立在海岛上的扩音器播放出来的而已。”

对他们来说,无论是下馆子还是去酒吧,本质上都是一种逃离。天堂鸟就像是深夜厨房,在你需要的时候随时候在那里。“人们会因为不同的原因来到这里——有些因为开心,有些因为伤心,有的兴高采烈,有的低落消沉,”陆遥说,“如果你把体验做得足够好,有一张一流的酒水食物菜单,有好看的店面陈设,那么当客人从店里走出去的时候,就会比走进来的时候更开心。这事实上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就是做这行讨生活的。”

归根到底,陆遥和Austin的目标就是为客人提供一段难忘的经历(当然,也可能什么都记不起来,这要看喝的是什么酒了),一段你无法在其他酒吧找到的体验——由一点点狂野加一点点开心变出的许许多多乐趣。

很显然,这家店并不是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的2.0版。他们也不想这样做——对于Austin和陆遥来说,重复毫无挑战。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永远都会是一个独立的概念,能够照着自己的想法做而又获得成功,他们两个既觉得幸运,又深感骄傲。然而,作为一家独具一格、已成沪上酒吧经典符号的酒吧的联合创始人,两人在与人悄悄向他人谈起“提基”这个新概念时,总是听到同样的疑问——这似乎不是你们的特长嘛。对此,他们的回答是:真的,并非如此。

“去掉所有其他的因素,陆遥和我就是想要搞个能把餐饮业本份做好的地方——饭好吃,酒好喝。提基是这个店非常重要的一个细节元素,但仍需要应从我们的主要目标,那就是给出好的餐饮服务,因为这才是精髓所在。陆遥和我就是因为这一共识才成了朋友和生意伙伴——从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一直在说这件事,到今天,我们的观念也依然没变。”


天堂鸟 上海静安区延平路98号。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