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动态特稿

谢睿:当我们成长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标签不是坏事。如果可以,我想让自己少点浮躁。”  Elle He撰文。

打开镶嵌一扇舷窗的店门,我们走进了The Spadger——这家门面低调的社区型酒吧藏在南京市中心的居民区附近。我们在这儿见到了谢睿与杜江,这对联合创业的90后合伙人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年轻,像大男孩似的与我们打招呼。

在朋友眼中,谢睿是典型的斜杠青年:他有很多身份,懂调酒、做咖啡、搞设计。不仅有想法,还很酷,且充满活力。他与从小一起长大、同样也是调酒师的好友杜江创办了The Spadger。而在此之前,他们都有一个特殊的身份: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的毕业生。

“我希望做个思想独立的人。”

谢睿出生在连云港,在南京读书,学计算机专业。找到第一份工作之后,因为晚上常去当地酒吧兼职,由此对调酒产生了兴趣。

他后来跑去上海。二十出头的年纪,凭借一腔孤勇独闯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在与陆遥的初次面试中,他坦言自己不懂老式鸡尾酒,并对着这位日后的精神导师说,如果我都知道,那我能在这儿学些什么呢?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他被录用了,且一待就是两年半。

谢睿在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经历了他调酒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段时期:结识了许多朋友,小小地出过风头,却也曾跌跌撞撞——某次比赛的失利,让他学会停下来审视自己。“(比赛)让我明白自身原来还有很多欠缺,也明白即便拿到再好的成绩,最后还是要回到吧台,用坚持赢得客人的认可。”

对于谢睿来说,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不仅仅是几行履历上的文字,更是让他感到安心且骄傲的,如同家一样的存在。“我今天的一切都是那里给我的,它教会我如何独立思考、如何应对危机,让我时刻明白自己来自哪里,让我对这个职业心存敬畏——我希望自己可以不让他们失望。”

当孤勇无畏的少年人终于成长,卸下不安分的浮躁气,继而蜕变——The Spadger就此诞生。

“Spadger就是指我们,一群想要进入大人世界的小男孩。”

于今年6月刚刚开张的The Spadger,并不怎么“新”。它更像是家十年老店,到处都是做旧元素(“我想给客人似曾相识的感觉”)。木质与黄铜组成的主基调,使整间酒吧洋溢着温暖、舒服的气氛。走进店内,是窄窄的一条走道,摆放着烈酒与咖啡机的吧台就安置于右侧,你只要微微倾身,就能与周围的人以亲近又安全的距离聊上几句。

落座其中,谢睿兴致勃勃地向我们介绍店内的有趣玩意儿:风水师建议挂在吧台上方的一面长镜、特地在印度定制的皮革椅子和自己私下淘来的复古酒桌——这里的每处的精巧设计都来自他们的奇思妙想,并亲自打造完成。

严格来说,The Spadger是谢睿的第二次尝试。从The Union Trading Company毕业回到南京以后,他曾经有过一次协助他人创店的经历。这为他如今积蓄力量,再战酒吧业提供了很好的经验。

他偏爱南京,不仅是因为熟悉和第二故乡情结,还在于他看到了这个城市鸡尾酒文化与市场的发展潜力。对比第一次的创业,他更加谨慎理性地去评判外界的因素,与合伙人杜江一同面对店面运营、团队组建、风险控制等生意难题。

说到与杜江的相处模式,谢睿笑称“我们天天吵架”,不过他俩总是能在最后把事情商量好。这源于两人之间多年老友的默契,“我俩筹划开店之前就说过,一定要坦诚,不好听的话和面临的问题都要摆在台面上说开。”

良性的合作关系为这家酒吧创造了一种打打闹闹又无忧无虑的自由气息:谢睿和杜江更乐意把这家店定位成社区酒吧。它就像你家楼下的一家小店,类似在老友记或其他美剧里常会看到的那种,每天都能在这里见到熟悉的人,且轻松开放,随来随走。

“我们隔壁居民区就有挺多人来的。”谢睿表示,“他们会在我这儿喝杯咖啡,或者喝杯酒,再聊上一会儿——我喜欢和客人聊天,聊库布里克,聊量子力学,也聊点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他笑起来,“我会希望能和他们交上朋友,知道他在哪里工作,他的宠物叫什么,当然,还有他喜欢喝什么酒。”

比起一家正襟危坐的鸡尾酒吧, The Spadger更像一个公共社交空间:当你结束一天的工作想要放松下的时候,随时可以过来坐坐,聊聊,而谢睿就站在吧台后面,负责给大家来点新的东西尝尝。

“一切都处在试验阶段,我还有好多想学的。”

提到今后的发展,谢睿说一切都在探索中。The Spadger是他们的试验品,他们会在里面噼里啪啦加入更多好玩的东西,比如自己就在更深入地学习咖啡知识,并有意接触葡萄酒与啤酒酿造领域,“怎么说呢,我比较极客(geek),总是希望自己什么都能会一点,摸索的过程就是不断学习。”

这大概是九零后年轻人的一种潜在共性:哪怕面对不懂、不擅长的某件事物,也毫不露怯,反而希望自己能去试一试,做一做,哪怕做得不好——打开The Spadger的酒单,分外能感受到谢睿与杜江这份大胆的实践精神。除了经典鸡尾酒与季节性酒单,他们还加入了咖啡特调,这是上海的咖啡店带给谢睿的启发,“既然咖啡店能卖酒精特饮,还做得那么好,为什么我作为调酒师不能用咖啡玩点花样?我可以做得一样甚至更加好。”

想到便做,谢睿一头扎进咖啡这个崭新的陌生领域,不断学习提升自己。“老实说,咖啡真的很难,从生豆到烘焙,再到萃取,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他坦言,继而语气又有些自豪,“不过现在我终于入门了,会拉花啦,可喜可贺!”

正是这种死磕到底的性格,让他们把咖啡特调这个乍一看似是为了增添酒单丰富性的酒饮类别,做得像正统的季节酒单一样认真:每隔两三个月就会更迭创意、还会更换咖啡豆品种、加入手冲等等。

就像试着用咖啡师的思维去理解风味,谢睿总在跨越领域,接触新鲜事物,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加宽广。“目前大家的反馈都挺积极,他们喜欢这家店,因为我们明白可以和好玩的人度过一段时间有多美好。”他带点骄傲地表示,“陆遥经常给我说,要想办法让客人在离开的时候比来的时候更开心一点,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

从云端漫步,到回归故里,脚踏实地开展自己的事业。谢睿与杜江就像是中国调酒行业新生代力量的一个缩影:都曾在行业最先锋、高知名度的酒吧工作过,师从极具影响力的大师,从中练就了各自的调酒技艺与待客之道,然后回到家乡,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发展当地的鸡尾酒文化。

他们也许年轻气盛,却有无尽的热情与想象力。而能看到这个行业底下有这样一批新鲜的血液正流动着,并为中国的酒吧行业输送蓬勃的生命力,或许其本身便是一件足以欣慰之事。

📍The Spadger Community,南京市玄武区薛家巷9号羲和广场F109

本文照片皆由Atom晓瞳拍摄。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