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特稿

2019君度女王黄子桀: 她的调酒江湖、头上皇冠与奇妙比喻

本文由君度特约刊登

她或许是你见过武力值最高,也最会打比方的调酒师。

这位新任君度女王一出现就格外惹人注意。顶着一头亮眼橙发的她活泼爱笑,一进饮迷的拍摄棚就带来了无限快乐因子,小小的身体总在散发无穷的能量。

她有个特别野的中文名:黄子桀,桀骜不驯的桀。名字是自己选的。因为初中时父亲迷恋风水,要给她改名,让她在一大串字里自己选。挑了一个被否决之后,干脆拣了里面看上去最有气势的那个字。

你也许更熟悉她的另一个名字:River。这名字有两个来由,除了是黄子桀在《冲出宁静号》里最喜欢的女性角色名,还源自她个人很欣赏的一句话:生命应该像一条河流,而不是一座雕塑

在黄子桀看来,不去强求标准定义,不必镌刻完美模板,人生应如河流般,自由流动又包容万物。

三十岁入行,三十四岁成为女王

黄子桀从小练武术,年头虽不算长,但她笑言基本功还挺扎实。“决赛我不是表演了一段掺茶吗?就跟师傅学了一下午,幸好我以前学过剑,适应这种长条儿的东西可快了。”

与她交谈之间,能感受到一股爽朗的江湖气息,像是名执剑走天涯又大隐隐于世的女侠。而在成为调酒师之前,她有过一段很长时间如世外高人般闲云野鹤的人生经历。

“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整整十年我都在故乡绵阳的山上,帮忙料理家里的生意。那时候什么都要做,从拍照、开车到做账,我就像帖狗皮膏药,哪里需要贴哪里。”

山中无岁月,时间在身上也仿佛是静止的,也是黄子桀笑称“我从来没隐瞒过年纪,只是每次说我三十四了,但都没人相信”的原因。她入行晚,结束山中生活后,去附近大学的咖啡店打工,通过几瓶基酒与利口酒第一次接触到了调酒。

“那家店的经营范围很广,做咖啡做甜品,基酒虽然不全但酒单的词藻都很华丽。我当时觉得这东西好有意思,店里其他事情我都学会了,就鸡尾酒没人教我,于是自己上网去查资料。一查我就震惊了,这也太好玩了吧,既有技术性又有艺术性。我彻底着迷了。”

生命的河流开始了流动。鸡尾酒的变化莫测让黄子桀大开眼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后来偶然在网上看见有家杭州的酒吧正在招人,行动力超绝的她只犹豫了一两个小时,便决定去试试。

一开始是在酒吧做外场,去了上海之后,黄子桀进入Flask集团下的Botanist,在那里遇到了杨青云,带领她走进并认识了整个调酒世界,也因此正式踏上了调酒之路。

在上海的调酒江湖浪了三年,黄子桀遇到了她人生河流的转弯口——调酒教官兼监护人的杨青云准备前往成都开店,她思考后决定跟随对方一同回到成都,并在2018年的年底加入了杨青云的新店Bar Pi。

“我以前是小朋友,有人领着带着,到了Bar Pi才算真真正正独立开始调酒。这才发现一切都是从头开始。”

从初出茅庐的新人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调酒师。黄子桀坦言有太多事情得重新学起,她以前旁观调酒师工作时,没想到背后原来还有那么多需要处理的东西,如今帮忙开店,从原料采购、设计酒单到店铺运营在内的各项事宜全部涌上来,让她在忙碌的同时却又乐在其中。

“当我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时,回过头看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没办法,我是真的太爱调酒了。我也没有其他爱好,坚持下来的事情只有调酒,调酒就是我的爱好。能把喜欢的事情当做职业去做,我觉得没有比这儿更好的事情了。”

其实我有比赛PTSD

如果你在赛场上见过黄子桀调酒,一定会被她自带的强大气场与热情洋溢的活力所吸引。这团将头发染成君度橙色的小旋风绝对拥有令人刮目相看的调酒才能与感染力。但实际上,2019君度女王调酒师大赛是黄子桀第一次参加调酒比赛,甚至迄今为止,她人生中的比赛经历都屈指可数。

“因为我对比赛有心理阴影!”黄子桀大笑,“我小时候参加武术比赛,上场忘了动作,音乐还放着呢,体育馆里满满的都是人,就我一个愣在原地,世界好像都摁下暂停键一样。这件事后我渐渐没再练武,也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参加比赛了。太难受了。”

一个不爱比赛的人又到底为什么会踏上君度女王的舞台?黄子桀悄悄与我们“控诉”了幕后的始作俑者:“其实Hugo(杨青云)劝过我好几次(去参加比赛),我都没应。直到今年的君度女王,因为是团体赛制,他直接给店里的我们都报名了,问都不带问的,最后就通知了我一下。”

组建的参赛团队都是黄子桀在Bar Pi的同事,彼此关系很好。这里面有刚刚入行却能拉来赞助的小姑娘,也有自认没啥特长实际啥都特长的全能后盾。连黄子桀在内一行五人,用去西天取经的架势,为了同一目标,豁出去就是干。

问及如何克服面临比赛的恐惧,“转换概念吧!”黄子桀说,“我没把比赛当成比赛,而是一场盛大的活动。我和团队要照顾好这些来现场的客人,让他们吃好喝好,把一切都做得更有趣、更接地气。”

七月的区域赛上,黄子桀与她的这支“硬是摇得”团队把酒吧包装成热闹的流动摊车,边提供把把烧边做酒服务客人,一举拿下了西南赛区的冠军,获得了九月冠军赛的入场券。到了决赛场,小摊车变成了招牌林立的成都夜市,他们越搞越大,却始终带着一股真诚的烟火气,让君度的经典在属于中国本地的新潮中再度进化。

为了再现成都夜市的新奇与趣味感,黄子桀与团队打造了四款君度特调鸡尾酒,每一杯都用一种独特的呈现方式来对应不同的夜市摊位,比如以烛台装饰衬托烟熏风味的“奶凶奶凶”;融入当地特色小吃冰粉的“须须福福”;从君度橙酒为灵感出发点、探寻柑橘家族根源的橘柚京,以及放在香水瓶中、充满轻盈与芳香的“来真的”。这四款别具一格的酒饮最终以“传统与新潮、本土与世界”融合并存的匠心巧思,征服了在场评委与观众。

“老实说,宣布冠军那一刻,我是呆的,是真的没想过,因为大家都太强了。当时Hugo已经开始飙泪了,队友们抱在一块儿哭,只有我反应了半天。啊,发生了什么?我赢了?”

那个因为忘记招式而发愣的小女孩,如今拥有了为调酒拼搏的勇气,也有一群时刻站在身边帮她挺她的好朋友,更有对于这个世界不间断的探索与想象,那是她自身一步步走来的,属于成长的重量。

这些经历足够让她有底气微笑着说出:“我现在不那么害怕比赛了。”

我是一张白纸,他们都曾画下一笔颜色

头上有了皇冠,也有了重量。从三十岁到三十四岁,她完成了很多人都难以完成的职业生涯的跨越,成为女王之后,黄子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思考问题、理清头绪的阶段。

“(拿下女王头衔后)生活与心态上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改变。比如别人看我会有许多不一样的目光,我开始去想,我到底是谁呢?幸运的是,比赛后我开始了全国的客座调酒,学了很多新东西,见了很多新朋友,年底的DMBA也玩得很尽情,还认识了Becklay Franks,她和我说的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深——Keep up the great work, we’ll see each other again!”

这让黄子桀豁然开朗。“我其实就是个普通人,是我在行业内外遇到的那些人,帮助了我,造就了我,让我这张白纸染上不同的颜色。所以,我只需要直面自己是谁就行了。”

他们之中,有的为她打开调酒大门,有的领她去了解这世界的运行规律,有的带她学会团队协作,有的教她扎实的调酒逻辑——同事、客人、甚至一本书的作者,一场客座调酒时认识的搭档,都在给以她知识的充实、想法的蜕变以及愈来愈强的技术与决心。

她警醒自己,砥砺前行:“这个行业就像江湖。每个遇见的人都在传授我他们的神功,在接触时就能学习到不同的武功招式。调酒这个工作就是不断学习,现在的我和三年前的我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至少,”这位尤其钟爱打比方的女王大笑着告诉我们,“我这只可达鸭进已经化成了哥达鸭啦!”

君度女王鸡尾酒

奶凶奶凶
君度橙酒 · 梅斯卡尔 · 百香果蜂蜜 · 希腊酸奶 · 烟熏液

须须福福
君度橙酒 · 红糖水 · 甜橙油 · 冰粉与配料

橘柚金
君度橙酒 · 柚子利口酒 · 金桔汁 · 桔子汁 · 盐水 · 西柚皮

来真的
君度橙酒 · 白葡萄酒 · 玫瑰水 · 迷迭香 · 百里香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