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动态特稿

女性精神:那些亚洲女制酒师们

为了庆祝2020年国际妇女节,我们采访了在亚洲制酒世界中引领潮流的三位杰出女性。Holly Graham撰文。

Marine Lucchini

查龙湾朗姆酒联合创始人及制酒师

(泰国,普吉)

介绍一下你的背景?

我出生于法国,但从小到大都在海外生活,去过许多地方。这都得感谢我富有冒险精神的父母,他们都从事烈酒分销工作,其中就包括产自法属加勒比地区的朗姆酒。我从小就知道,我长大后会成为一名创业者,有朝一日打造出自己的产品。在学校时我爱上了生物学,一直想着如何将它变成自己工作的一部分。这之后我进修了管理学,又拿到了一个MBA学位,它强化了我的自信心:我能学会任何自己想学的东西。在读书时我还遇到了我的合伙人Thibault Spithakis,我就是与他共同创立了查龙湾朗姆酒。

查龙湾朗姆酒是如何诞生的?

从我14岁起,我们一家人就经常去泰国度假。2004年海啸发生时我们就在那里,极其幸运地逃过了一劫。我当时已经爱上了泰国,但在那一天,泰国人民对我们的帮助深深地打动了我,从而令我与这个国家结下不解之缘。于是,我们开始深挖当地的烈酒市场,考察泰国本地原材料,并了解到甘蔗其实原产于东南亚——只不过,传统上泰国并不用它来酿造朗姆酒。

我想到了一个点子:何不将源自法国的法属加勒比农业朗姆酒(rhum agricole)的酿造艺术与泰国历史悠久的甘蔗种植业结合起来?建造一座酒厂、以环保可持续的方式打造纯天然朗姆酒从而弘扬泰国自然宝藏的想法,也让我颇为动心。这个念头一出现,我立刻本能地断定——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我和Thibault决定全力以赴追求这个梦想,就算一路上会遇到诸多挑战也绝不后悔。

你对那些想要成为制酒师或打造自有烈酒产品的女性有何建议?

这是一项需要全情投入、兢兢业业、热爱始终的艰苦事业。如果你拥有这些品质,那就勇敢地去追求这个梦想吧。相信梦想终会成真,相信你能够做到,闯出一条自己的道路,不要去听信一味怀疑你与你的产品的那些人。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个事业中,接受可能会出现差错的现实,但依然勇于尝试,谋定而后动,并且懂得“所有问题都有办法解决”这个道理——事实上,有时候问题的产生恰恰会将你引向一条更光明的坦途。一定要有耐心,不要轻言放弃,要有远大的目标——因为任何事情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大量的牺牲和投入。

Charnelle Martins

Stranger & Sons金酒厂制酒师及酒厂运营总监

(印度,果阿)

你是如何成为一位制酒师的?

我是一个对酿造和蒸馏酒饮充满热情的科学家,拥有食品与酒精生物技术硕士学位和英国酿造与蒸馏协会(The Institute of Brewing and Distilling)颁发的专业文凭。我算得上是那种彻头彻尾的“酒精极客”,先前曾在位于爱丁堡的苏格兰威士忌研究协会(SWRI)工作,接着在帝亚吉欧印度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威士忌技术和威士忌熟成技艺,然后便与Stranger & Sons一道,闯进了印度手工精酿金酒的世界。

蒸馏对我的吸引力,主要在于整个发酵过程中打造风味所涉及到的一系列化学与科学知识。我一直很喜欢科学,从小就对各种风味和各样美食充满好奇,在厨房里边尝边学。我们那时候经常在家里自己酿造葡萄酒和制作利口酒,我爸爸甚至允许我品尝他酒柜里的藏酒,因为他总说知道好酒尝起来是什么样的非常重要!正是借助这种不断品尝美酒的过程,他在无意之间帮我学会了分辨好酒的精妙之处,从而为我最终成为制酒师开辟了道路。

在做了很多研究工作、申请了数十所大学之后,我最终得以在苏格兰的一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随后又有幸拿到了SWRI的实习机会。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打算走回头路了。这绝对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但我也不想另寻他途。

在你看来,行业内为什么没有很多女性制酒师?

制酒这行一直有点儿大男子主义,在雇佣女性员工的方面远远落后于调酒业。与酒精相关的社会禁忌依然存在,但我的确感觉到时代在进步,如今,酒饮行业的女性从业者人数已经显著增加,而且一直在上升。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应当鼓励更多女性投身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职业领域,教育下一代制酒师并为他们赋能。

你对那些想要成为制酒师或打造自有烈酒产品的女性有何建议?

如今正是女性在酒饮世界大有作为的时刻!我的建议是,做好调查研究工作,因为知道你将要投身其中的到底是个怎样的领域,这点至关重要。尽可能多走走、多看看,与其他从业者多聊聊,选修几门课程,或是通过实习获取第一手的经验。最重要的还是要多多品尝,训练你的味蕾,打造你自己的味觉感知体系。

Dimple Yuen

Tow Moons金酒首席制酒师及联合创始人

(中国,香港)

你是怎么成为一名制酒师的?

当我平生第一次尝到手工精酿金酒——西普史密斯的伦敦干金酒——的时候,我对酒的感知彻底改变了。我意识到,制酒真是一门令人着迷的手艺。从那时起,我就再没瞻前顾后、犹豫不决过。

Two Moons的联合创始人Ivan Chang和我都是充满热情的金酒爱好者。我曾经试过用市面上销售的其他金酒浸取各种原料,尝试打造更有趣的不同风味。在发现当时的香港还没有手工精酿金酒之后,某天夜里,成立一家小酒厂的念头油然而生,于是,我们便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决定走上这条路之后,我在英国酿造与蒸馏协会攻读了一个专业文凭,同时在英国四处游学,一路上很幸运地遇到了众多启迪我继续追求梦想的杰出导师。

我是个有点羞涩内向的人,对我来说,制酒是创造力与极客精神的一个完美平衡——它给了我一个机会去摆脱外部世界的干扰,置身于一个只有我与铜蒸馏器的小天地中,不受打扰地完全沉浸在蒸馏的过程中。

在你看来,行业内为什么没有很多女性制酒师?

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去说,这个行业里的男性从业者一定就得多于女性。当然了,这的确是一个有时候需要搬运重物、出点力气的行业,无论是在体力上还是智力上,干这活儿都不容易。我一直很幸运,可以说,我的从业经验迄今为止都特别棒,从不曾被束缚于任何一种性别偏见之中。作为香港的第一个女性制酒师,有幸能够代表亚洲女性令我极其自豪,而我也真心期待见到更多的女性制酒师不断涌现。我坚信,我们可以为制酒这一行增添一道独特的风景,而我也愿意抓住这个机遇,通过金酒讲述我作为一名女性的个人故事。

你对那些想要成为制酒师或打造自有烈酒产品的女性有何建议?

保持好奇心——这是Two Moons的理念和核心价值观之一。勇于聆听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但要小心别让其他人动摇了你的信念,此外,也要勇于分享你的知识。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