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新闻

独家新闻:The Old Man创始人功成身退,再启征程

The Old Man创始人日前告别了这座屡获大奖的酒吧,并准备打造两家全新门店。

Agung Prabowo和Roman Ghale对饮迷宣布了一条独家消息:他们将离开The Old Man,并与二人的妻子Laura Prabowo与Katy Ghale一道开张两家全新门店。

The Old Man

2017年,Agung和Roman共同创办了The Old Man。这家酒吧在全球50家最佳酒吧及亚洲50家最佳酒吧的排行榜上均占有一席之地,更是在2019年夺下了后者的榜首之位。在谈及离开时,两人如此说道:“我们对自己在The Old Man的成就十分自豪,但现在是时候与投资人告别了,我们将投入全力,打造两个全新且截然不同的概念。”

Laura 和 Agung Prabowo

他们同时表示,这一次,该轮到“老板娘”大放光彩了。在转向幕后为其他项目出谋划策的同时,Agung和Roman将以顾问的身份,为负责日常经营的Laura和主管后台业务的Katy提供协助。

Katy Ghale

Agung以“阴”和“阳”的概念来描述两家新店。虽然目前仍在施工中,但第一家新店PENICILLIN将在十月中旬正式开张迎客,而DEAD &(读作“dead end”)也会于11月闪亮登场。

身在香港的鸡尾酒爱好者会发现,PENICILLIN就开在Soho区Buddha Lounge的旧址之上,而DEAD &则会取代兰桂坊剧场附近的Baby Buddha。两家店面都由Betty Ng与她的Collective Studio团队负责设计。尽管这是Betty第一次尝试设计餐饮门店,但她在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实验艺术与设计上拥有丰富的经验,其作品遍及中国香港、西班牙马德里和美国纽约。

Betty Ng(最右)与Collective Studio设计团队

注重生态的PENICILLIN立志成为香港第一家“闭环”鸡尾酒吧,尽可能地实现环保可持续。“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做到‘闭环’,充分利用所有原料。相较于‘环保可持续(sustainable)’,我更倾向于‘减少废弃(scrap-less)’的说法,我们会确保每一种原料都会得到循环再用(upcycled)或回收利用(recycled)。”Agung解释说,“我们不仅会在食物和酒饮上追求闭环,还将使用厨余废料自己制作标签、肥皂和消毒液。随着酒吧的成长,我们将有更多机会使用废料打造出更多可用之物。”

这家门店将重点突出4个元素:酒吧、实验室、发酵室和厨房。PENICILLIN这个名字,是对青霉素这种药物和盘尼西林这款现代经典威士忌鸡尾酒的双重致敬,店中将提供季节性酒单,各种原料也会尽可能地采购自本地。

随着酒吧的成长,我们将有更多机会使用废料打造出更多可用之物。

这家占地1520平方英尺(141平米)的门店设有25个座位以及站立空间,从水泥墙面到白色瓷砖,再到使用香港遭遇台风袭击时被吹倒的树木制成的木凳,处处体现着简约的设计风格。石面吧台将设有两个调酒位,在特殊设计的“后吧”,成排的酒瓶被固定于墙上,看上去仿佛悬空一般。

酒吧团队表示,他们的灵感来自NOMA餐厅:“只不过是以酒饮的形式”。走进PENICILLIN,客人们首先看到的便是装备有旋转蒸发仪、离心机、Sonicprep超声波均质器等设备的实验室。店中有一名员工专门负责实验室的操作,还有一人时刻监控着恒温发酵室中的一举一动。

而将自己定位为dive bar的DEAD &,走的则是一条截然不同的路线。这座酒吧位于兰桂坊和安里的尽头,当年曾是人头攒动的香港派对胜地。酒吧团队表示,他们希望能够“让兰桂坊再次伟大”——因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这个曾经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区域变得格外宁静。

兰桂坊

这家店的店面虽然不大,但开放式窗口和隔壁的大剧场提供了接待更多宾客的可能。“我们希望它非常有趣、非常休闲。”Roman说,“我们会提供经典鸡尾酒和健力士啤酒,还有即饮的啤酒和阿佩罗橙光,以及自动酒饮售卖机和雪泥。我们希望这家店热闹、随性与不拘小节的氛围可以感染整条街道。”

随着消费者们在渴望狂欢之余也变得更为精打细算,酒吧团队认为鸡尾酒爱好者们会更倾向于选择价廉物美、711风格的街头酒饮。他们希望能够与便利店展开竞争,在提供具有优势的价格的同时,带来便利店所欠缺的活力与气氛。

PENICILLIN将于几周后正式开张,而DEAD &也会于11月闪亮登场。请务必持续关注饮迷,我们将在后续奉上更为深度的独家报道,让你对PENICILLIN从店面到酒单的所有一切先睹为快。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