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特稿

永远在路上:在县城开酒吧的酸甜苦辣

一位来自河北邢台的21岁调酒师与他的酒吧故事。

我叫孙龙,21岁,在河北邢台的巨鹿县开了一家叫做朝Bar的酒吧。从18岁选择成为一名调酒师起,到如今,虽然只过去了三年,但其中故事却充满酸甜苦辣。

01

20岁,第一家酒吧

故事开始于2018年。18岁的我决定将调酒作为职业发展的目标,一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入行,于是去了石家庄的一个技术学校进行培训,从此正式踏上调酒之路。

接触调酒让我戒去浮躁,改变了许多。学习一年后,我开始在酒吧工作。而这之后一年的时间里,我连续换了6家酒吧。

这段工作经历在丰富了我的认知与经验,但也让我更加了解自己的性格:我喜欢做有趣的事情,想追求更多东西,因此我决定,我要自己开一家店。

这年我20岁。

最后,我决定在自己的家乡——河北邢台的巨鹿县开出我的第一家酒吧。朝Bar正式开业是2020年5月,开店至今有一年多了。酒吧的装修都是自己搞的,吧台的建造材料还是找的老房子上的顶梁柱,足足有7米长。

酒吧分为上下两层,—楼是吧台与散座,互动感比较强,氛围也较为轻松。二楼以红色为主,更注重私密性,尽可能满足客人的不同需求。

酒单的设计,则以经典鸡尾酒和创意特调为主,均价是35元。相比一杯酒卖50元的石家庄,我认为35元是当地可以接受的价位。

02

“在县城做酒吧,是真的挺苦的。”

在县城做酒吧,是真的挺苦的。我们的营业时间是下午6点到凌晨2点,基本是我一个人负责,考虑到成本与能力的问题,不敢也不太容易雇到员工。

我们会有一些固定的熟客,但更多的是过来一次性消费的客人,他们并不了解鸡尾酒,可能是为了享受音乐,或者社交聚会、应酬等原因,而他们判断一家店的好坏,可能就是看这里人多不多,热不热闹。

以及,由于地方小,我还挺怕碰见熟人的。当地人对酒吧还是会有些偏见,觉得酒吧是一个“刺眼”的存在,比如老师或者已婚女性去那里消费,会被认为“不太正经”。再加上县城圈子小,消息又灵通,谁去哪里干什么总会传播得特别快,在酒吧碰见认识的人容易引发非议,有时候处理起来也比较棘手。

而面对这些情况,我所能做的,就是服务好来的每一个人,做到自己问心无愧,然后将剩下的交给时间。

03

“你这小子真傻!”

分享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天一个喝多的客人来到店里,要了几瓶啤酒,然后含蓄地问你们这里就只有喝酒吗?有没有什么其他(特殊)服务?

我说没有,这儿就是一个喝酒放松的地方。大哥问我,那你们赚钱吗?看上去也没有客人来玩,太无聊了吧,别干了小伙子,干不下去的,听哥哥的话,别干了。

我回答还好,就是慢慢来,尽可能去做吧,我感觉还是很有意思的。大哥你如果觉得不错,欢迎常来坐坐,我给你打折。

他听完,对我说,你这小子真傻。

04

“在县城做酒吧是打一场持久战,必须有明确的方向以及良好的心态,还要耐得住寂寞。”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遵从内心的决定。一件事情一旦做了,就做到底,不能被轻易打败。

其实前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我的朋友模仿我开了一家几乎一模一样的酒吧,纯粹是拷贝了外表,却没有用心,这让我疑惑的同时,也感觉很心酸。

当然,我也遇到过一些喜欢我们酒吧的客人,真诚地鼓励我要“一直在”。在县城做酒吧是打一场持久战,必须有明确的方向以及良好的心态,还要耐得住寂寞。

在我的老家,这里的客人也许从未接触过酒吧文化,但作为中国调酒师,我希望能将日式调酒的真挚服务与严谨出品,以及轻松热情的美式氛围结合在一起,加上我自己的理解,让当地的朋友也能感受不一样的氛围与饮酒的乐趣,并愉快地度过每个夜晚。

05

“如果以后当地的朋友出门娱乐,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酒吧,而不是KTV,那我就知足了。”

今年我21岁,未来还有很多机会,比起赚钱,我认为成就感更重要。

现在的我,只要一些执念,一颗热爱的心,就能继续拼下去。我不想等到成为一个头发稀疏,被爸妈念叨、女友抱怨、无人理解的中年人时,仍旧庸庸碌碌,未能向自己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我相信,酒吧与鸡尾酒会在小城市越来越普及,也会在今后被更多人所接受,因为它的存在,可以为大家平淡的生活增添一点有趣的色彩。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动力,如果以后当地的朋友出门娱乐,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酒吧,而不是KTV,那我就知足了。

至于我的酒吧到底赚不赚钱?其实到现在,我都还在努力攒钱,因为马上就是夏天了,我的二楼还没有装空调呢!总之,乐观就对了!

在小县城开酒吧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所以再苦也是乐在其中。我的朝BAR,是朝着梦想的道路前行。理想主义永远都在,我们也永远不会被打败。不抛弃理想,正视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坚定决心努力下去,才能永远在路上不断前行。

本文系投稿,不代表饮迷观点。

Leave a Response